您的位置: 首页> 图片新闻

推进"一带一路"沿线能源合作

发布时间: 2017-05-05 16:30:5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韩立群  |  责任编辑: 刘芳奇

“一带一路”是我国对外合作最新战略构想,国际能源合作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求解“一带一路”和国际能源合作之间的关系,其本质是如何利用好“一带一路”这个新平台,更好促进我国参与国际能源合作,拓展和维护我国能源安全、发展利益,并提升我国在地区和国际能源治理中的话语权。同时,能源领域合作涵括“五通”,作为一个重要抓手,也将促进“一带一路”建设。而开展这项工作的关键在于分领域、分步骤稳健推进“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各项能源合作,防范风险,务求实效。

传统上看,国际能源合作主要包括能源贸易合作、能源开采与勘探、能源技术与生产合作,能源金融合作和国际多边协调等五方面内容,目的是通过相互协调以保障各自的能源与发展利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参与国际能源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提升,取得大量成绩。当前正经历从双边到多边合作的转型期,对地区性、全球性能源参与度提升,在国际能源治理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相当于为我国的对外能源合作提供了一个新平台,其本身也有很多优势。

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明确将能源合作列为重要内容,在愿景中提出要“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共同维护输油、输气管道等运输通道安全,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加大煤炭、油气、金属矿产等传统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积极推动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合作,推进能源资源就地就近加工转化合作,形成能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加强能源资源深加工技术、装备与工程服务合作。推动新兴产业合作,按照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促进沿线国家加强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推动建立创业投资合作机制”。可以说,上述愿景基本涵括了国际能源合作的五大方面。

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连接东亚和欧洲两大能源消费区,中间是中亚和西亚北非等能源富集区,密切联系了能源消费国与生产国。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石油剩余探明储量为1338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57%;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为155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储量的78%。可以说,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优化能源配置、增进能源合作是沿线各方共同的意愿。过去三年多来,“一带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也已取得大量成绩,沿线已开工的能源项目超过40项,签订的能源重大合作超过20项,亚投行首两贷款均直接与能源有关。

当然,“一带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也面临大量挑战。一是大国将“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同地缘政治、大国博弈相挂钩,部分国家将阻滞“一带一路”建设视作阻滞中国扩大影响的工具,而能源项目比较“接地气”,也容易受干扰;二是沿线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风险均较集中,在东南亚、中亚、南亚、西亚北非等地区均存在明显的政治安全和军事安全风险,一些国家在融资、建设及长期经营管理等方面的风险也相对集中;三是国际能源结构转型加速,而“一带一路”沿线以传统能源为主,尽管愿景中明确提到要侧重新能源发展,但未来如何更好对接仍是挑战;四是我国在能源技术、金融、贸易等方面的能力仍有待提升,特别是如何实现“一带一路”框架下不同领域的顺畅配合。

由此,未来我国应重点在“一带一路”沿线增信释疑,推进大国协作,增进中小国家相互理解,这也就是即将要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重要任务。从务实层面看,一是应分阶段、分领域推进能源合作。在现阶段,“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重点应聚焦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技术合作,特别是新能源、新产业技术合作,只有基础设施完善了,各国共识提高了,才能真正推进沿线能源优化配置,才可能推进沿线能源多边合作,并对全球能源治理产生影响。

这将是一个长期系统工程。二是要注意防范各类风险,包括传统和非传统,政治安全和经济金融风险。能源合作兼具政治、安全和市场多重意义,既有政治和安全层面的高端协调和博弈,也需要高超的市场运营能力和风险承载能力,各路风险相互交织、叠加、放大,各种要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诡异难辨。为应对这些挑战,都需要我们加强自身能力建设。

韩立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中国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